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免费在线要看小说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>

军婚晚爱_ 第12章 转(7)-笔趣阁

时间:2021-01-14 10:43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采集侠 点击:
叫绝世的剑小说军婚晚爱 第12章 转(7)在线阅读。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    “真的要嫁给阿澈.”那枚‘精’致的钻戒在苏允猎手中几乎被蹂躏得变形.这时刻他望着我的目光越加带上了呵责.我心里隐约有了几分惧意.

    到底是克制住了自己的害怕.我点点头.不知该苦笑还是怎么.“苏先生.我不想再陪你玩这种猜來猜去的游戏了.你到底是什么意思.一次‘性’说清楚好不好.我是年纪小些.可不代表我什么都不懂.无知这个词离我还是‘挺’遥远的.我知道阿澈的父母不喜欢我.很清楚.但是.阿澈他爱我.我也不讨厌他.有时候人的缘分是很奇妙的东西.错过了.便沒有了.如果这一次我和阿澈之间还有可能的话.那么我会考虑.兴许他会是一个很好的选择.”

    “不讨厌.你就是因为不讨厌他.所以要和他在一起的.沒有感情谈什么婚姻.你把婚姻当成什么了.”苏允猎不满我这样的态度.焦躁地朝着我吼了一声.他一狠心直接便将手中的戒指从窗口丢了出去.

    “你疯了.你凭什么扔掉我的钻戒.你凭什么啊苏允猎.”眼见着那戒指呈抛物线状远离了我的视线.我一把推开了这个过分的男人.再是发疯似地冲到了窗台前.

    只丢了便是丢了.从这么几层高的地方掉了下去.这会儿我哪里还看得到那枚戒指的踪影呢.可我不甘心啊.戒指不是苏允猎送的.他有什么资格剥夺掉我和苏允澈重新开始的机会.恨恨地咬住了‘唇’.我只觉得自己当真是可怜得很.我不过是有些喜欢这个男人.可他都说了不要我了.那他究竟为的什么要这样对我.还是说.欺负我能让他感到很快乐.

    泪珠滚落.我不想回头去看苏允猎的表情.现在的我.只想找个沒有人的地方好好地哭上一场.明明不过半日功夫.我却已是心力‘交’瘁.抹了抹自己的眼角.我耷拉着脑袋.直直地朝着房‘门’的方向去了.

    “嫣儿.你要去哪.”身后男子的声线里隐忍着些我无法‘洞’悉的情意.我一挑‘唇’.却终归掩饰不住自己那漫无边际的苦涩.

    打开了‘门’.有冷风朝着我拂來.我的身子微微瑟抖几下.双手‘交’环.我暗道一声冷.身上的衣料其实凌‘乱’破碎得很.我理了理自己里头的单衣.再才是用外衣将自己拢紧.

    “嫣儿.对不起.”走了有好几步楼梯了.我这才听一道歉意深深的温润声线奏起.

    对不起.苏允猎.你知道吗.这三个字.其实沒什么意义.只他这样放低了姿态与我道歉了.我也便客套了一番.沒有回头.我故作坚强道:“你的道歉.我接受了.不过苏先生.请你以后不要再喊我嫣儿了.你喜欢喊商小姐还是商嫣儿.随你.我不会把你当朋友了.我知道阿澈也不喜欢你.所以以后我也不一定会喊你大哥了.当然.我想得有些远了.你常年不在家里.我们以后应该也沒什么机会见面才是.”

    许是真的太漫不经心.我再往下走时一脚踩了个空.整个身子往前扑去.电光火石之间我只道自己真是傻得很.连路也看不清了.

    苏允猎离我还有一段距离.再加上他的‘腿’伤沒有全好.他自然是沒能救着我的.膝盖和手臂均是被蹭破了皮.看着手腕处那隐隐渗着血丝的淤青.我在心内暗道一句:真好.我终于有个光明正大的理由可以哭了.

    自顾自地爬了起來.我的手这会儿脏兮兮的.我的‘腿’也是疼得不利索.可我沒有要回苏允猎的住宅的意思.我只是安静地落着泪.安慰自己说你摔伤了却沒人呵护你.所以你还是可以偷偷地哭一哭的.

    “嫣儿.你怎么就这么固执呢.”好笑亦是无奈怜惜.苏允猎从我身后抱住了我之时.我能听到他的心脏在跳动.比我更加急促地跳动.

    重新坐到了沙发上.我呆愣愣地仰头看着天‘花’板.实则是想控制一下泪水流出的频率.苏允猎蛮横起來根本就不像个病人.好比刚才.他愣是揽住了我的肩头.迫使我只能跟着他回到了这里.

    找了医‘药’箱.苏允澈先是给我的伤口消了毒.而后才是给我缠上了圈绷带.我觉得他有些小題大做了.看着他这样费劲地蹲在了我的身前.专注地给我处理着手腕和膝盖上的伤口.我很是不明白..我不明白他究竟有多少面.我不明白.哪个才是真正的他.

    于情于理人家也帮了我一把.我道了一声谢.之后便是站起身想要回去了.除了男人.我还有工作的.暗自鄙视了一番自己居然一度在男人这个问題上犯浑以后.我‘抽’了面巾纸.毫不避忌地拭去了我眼里的泪.

    “嫣儿.我可以还你一个戒指的.”我拍拍袖口.想着要朝‘门’走去之际.苏允猎猛不丁地丢下了这么一枚炸弹.

    我整个身子刹那间僵滞.然意外也不过是小半会儿的事情.很快我便又是恢复了正常.他说的还我一个戒指.指的应该是买一个赔给我吧..毕竟他丢掉了我的.可是苏允猎.你怎么会不明白.不明白戒指这玩意是定情信物.是不能说给就给的呢.一只素手收紧.末了我深吸了口气.再才是道:“不用了.谢谢苏先生的好意.”

    “嫣儿.你确定不跟我做朋友了.”苏允猎忽然便是沒完沒了.慢慢地走到了我身边.他一对‘精’湛的豹眸摄住了我的眼弯.

    “是.我不和你做朋友.”一字一句都是未经思考便蹦跶了出來的.我说完避开了他的视线.苏允猎这人太善于伪装.我不想再被他欺骗.不想再被他左右.

    霍然间将我抱紧.苏允猎俯下头.他的薄‘唇’顷刻间攻占了我的‘唇’瓣.我诧讶.震惊.继而便是觉得羞耻.妄图将他撂倒.他却是抢先一步将‘唇’移了开.之后便道:“嫣儿.对不起.我收回我先前的说法好不好.你不想和我做朋友.那么我们便……做情人吧.”

    “无耻.”‘情人’二字从苏允猎口中说出來时.我沒有感觉到半分的愉悦.只觉得心拔凉拔凉的.情人.第三者吗.不.听他的意思也不像.呵.苏允猎.你究竟把我看成了什么.“苏先生不要开玩笑了.我还小.开不起这样的玩笑.”

    刻意咬中了‘小’这个字.我要告诉他.是她嫌弃我小.嫌弃我不够资格站在他身边的.是他先说的不要我.只不知为何.这样与他呛声之际.我的心当真像是被人捅了一刀子.痛意入骨.而我.纵然咬紧了牙关还是忍不住想要放肆地大哭的冲动.

    我实则也不乐意用哭这样的招式來博取可怜.可每每在这个男人面前.我总会克制不住自己内心的辛酸难受.我想哭给自己一个人看.却总是办不到.在这个男人面前.我想坚强.我很努力地不让他看轻我.可我到底还是这样软弱.

    “你是还小.”苏允猎听着我略带哭腔的话语.像是极为无可奈何.

    我眼里故意暴‘露’出了几分凶光.再才是张了张嘴.毫不客气地反击.“是啊.苏先生.既然你也承认我小了.那么我去找个和我年纪差不多的男人在一起.你应该也不反对吧.不.我的事情.从來就轮不到你來管.我要走了.我想阿澈不会愿意看到我在这里出现.”

    “嫣儿.你到底爱过阿澈沒有.”我挣扎.想着逃脱.他却是力大无比.擒住了我的手.他不让我有半分靠近房‘门’的可能.

    “不爱会陪他上‘床’吗.苏允猎.你真是好笑.能不能不要再问我这种幼稚的问題了.我不喜欢.也不想回答.”这一刻.我就是一只剧毒的刺猬.我本就是个敏感的人.他曾这样伤害我.说着不在意我的话.我是犯贱了才会舍不得忘了他.可从今往后不会了.“苏允猎.我会把你彻底地从我的世界里剥离.我不会再记起你.因为你对我來说.什么都不是了.我会和阿澈好好地过.和他结婚生子.我会好好照顾他.对他好.像天底下所有平凡普通的‘女’子一样.好好地爱着我的丈夫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后面我的声音已是有些飘渺.这些……真的是我想要的吗.为什么我会觉得.所有的话语.从我的口中说出來都是这样地不真实.是因为我还沒有真正准备好要和苏允澈在一起吗.我总是要努力一把的呀.“阿澈……”

    呢喃着那个名字.我的脑中幻化出了这样一副图景..我捧着个单反.阿澈先是站在了他的银‘色’车子前面.等到我要按下快‘门’的那一瞬.阿澈突然朝着我跑來.他的口中还大声喊着.他喊着:老婆.我爱你.很爱很爱.

    忽然间便是忍不住温暖笑开.我浑然忽视了自己的手还被人牵制着.才想着捂住‘唇’.敛下自己心头那些细细密密的温柔触角.我这才发现自己压根动弹不得.阿澈.阿澈.我从未有一刻像而今这样想见到他.我想见到他.我想告诉他..阿澈.嫣儿比她想象中的更爱你.她爱你.比她想象的更多.她总是刻意去遗忘.遗忘你曾经的离开带给了她那样多的伤痕和悲痛.阿澈.你可以不要那么辛苦了.嫣儿想陪着你了.她想陪着你慢慢地走.你累了.嫣儿就做你停靠的港湾.

    仰头.我想我这会儿眼中一定是充斥满了希冀光彩的.忍不住扬起‘唇’角.我真心实意地笑了开來.“苏允猎.你快放开我好不好.我要去找阿澈.我突然好想好想看到他.我要去找他.然后告诉他.告诉他好多好多.嫣儿有好多好多的话要和他说.怎么办.怎么办呢苏允猎.我忽然就怕自己的话说不完了.我想找阿澈.我想他了.很想很想.嫣儿不想再离开他了.嫣儿要跟他说很多很多的事情.苏允猎.你不用管我了.我会很好的.”

    有些语无伦次了.因为苏允猎沒有要放开我的意思.我怕他不明白我的想法.只好讨好地朝着他劝说道:“苏允猎.你快点松开我的手.你放心.我很好的.你不用担心我的.”

    目光越趋坚定.我抿住了‘唇’角的笑意.最终还是忍不住浅笑着道:“苏允猎.你不用担心我长不大的.我会很用心很用心地长的.我会过得很好.有阿澈在.我会很好的.苏允猎.你可以放心地娶林小姐了.你不要怕我小会被人欺负.阿澈他不敢欺负我的.要是他欺负我.我就欺负回去.”

    我以为我已经说得很明白了.甚至我开心得有些神经兮兮了.可是苏允猎他怎么还沒有松开我.瘪了瘪嘴.我又是跺了跺脚.有些不满了.“苏允猎.我都说了我会好好的了.你什么时候……”

    沒能把话说完.因为苏允猎再度堵住了我的‘唇’.我连呼吸都觉得有了几分困难.含糊间我听到一道低沉男音在我耳边道:“可你好了.我要怎么办.”

    “苏……啊……”身前男子温热的掌心撩起了我的衣物.本就破碎的衣料.这会儿更是几分狰狞.‘胸’前的温软被覆住‘揉’捏.我不懂……事情为什么又变成了这样.

    “嫣儿.我不想把你让给阿澈了.你不要喜欢他了好不好.你想要的.我尽量给你.以后你陪在我身边.不要离开了……”苏允猎啃咬着我的脖子之际还沉声咕哝了几句.

    我心尖一颤.却是猝然间不管不顾地推打起了他.“不好.不好.苏允猎.你快放开我.我不要和你好.不要.我有阿澈了.我不贪心.我不……要你.你想给的.都去给别人好不好.我有阿澈就够……啊.放开……呜呜……”

    不不不.苏允猎.你又要骗我了是不是.我不要被你骗.你这个大骗子.对我好一点以后就会欺负我.我不要相信你了.

    不知怎的我便是再次被推到在了沙发上.这一回.苏允猎沒再给我逃跑的机会了.上身赤‘裸’.我屈辱地用手护在了自己的‘胸’前.苏允猎一条安好的‘腿’压制住了我‘乱’晃的两‘腿’.而他深邃漆黑的眸子则是睨着我.“嫣儿.我想通了.我要对你好.你身边的这个位置.我要.我不让给别的什么人了.嫣儿.你不要和我置气.我娶你.好好地宠你呵护你.我不要再有那样多的畏畏缩缩了.这样可好.”

    这一刻.我看到了他眼中的坚定执着.可苏允猎.你为什么要在我决定转身的时候才对我说这样的话呢.你若是肯早说一些.我们何至于走到这样的地步.闭了眼.我喉口有些刺痛.心里的痛意更是深切.

    粉‘唇’蠕动了两下.我沉思了好一阵子.终于还是要把话说出口了.我要说.我想告诉他:允猎.我经不起你一次一次的放手.你若是不爱我.那么便不要胡‘乱’给我希望.我这个人不够聪明.尤其是在对待感情上.我会勇敢.可我的勇敢也是有底线的.你这样甩我一巴掌再给我一颗糖的做法.我不喜欢.一点都不.

    然则话还沒说出口.苏允猎却已是用手捂住了我的‘唇’.他的眼里有丝丝缕缕的悔恨和辛涩.我不想见到这样颓靡的他.这样的他.都不像是他了.

    “嫣儿.你不要说.什么都不要说.你听我说好不好.”顿了顿.确认我沒有什么试图反抗的举止后.他接着道:“嫣儿.阿澈从小就是在父母身边长大的天之骄子.在外人的眼中.他阳光.乐观.自信.待人更是温文有礼.这样优秀的阿澈.有多少人会不喜欢呢.嫣儿.那次去姑姑家里前我和阿澈闹了点小矛盾.其实这些年來我一直明白我们兄弟间的关系是沒那么容易缓和的.上一代的事情.我也不想计较那么多了.可我们两个真的不像兄弟.这是我目前仍无力改变的事实.很多时候我都跟自己说.阿澈是我的弟弟.哪怕他有什么不好.我也该选择包容.可那天阿澈随口说了句我的母亲不好的话.也许他是无心可是我真的无法忽视掉.我的母亲.她再不好.她也是怀胎十月.辛辛苦苦地生下了我.而自己却难产逝世的..我的亲人.”

    话題至此.苏允猎的声音已是有些哽咽了.我望着他有些泛红的眼眶.第一次知道原來这样一个威武阳刚的男子身上也会有这样的低‘迷’悲痛.

    也许‘女’‘性’总是会有种母‘性’情怀.我不否认.即便我此际已是自身难保了.我还是有种想要抱住身上的男子.给他哪怕只有一点慰藉的想法.

    “嫣儿.那天其实很冷.我去了游泳池.也是想着让冷水浇灭一下我心头的火气.不过显然效果不是很明显.而且那水也远远沒有达到能让我的怒意熄灭的程度.后來.我遇见了你.你笨笨地朝着我游來的时候.我的心情忽然就变好了.原先我像是置身在冰天雪地里.我也不希冀着有人能拉我一把.然而你來了.以那样急切的姿态进入了我的生命.往后我才清楚.你是我生命里最美丽的一个意外.也是最不应当的一个错误.起先见到你和阿澈在一起的时候.我心里头有些小失落.那时候我想.其实你站在我身边也是不错的.只不过.你到底是别人的人了.我也不好‘插’手.你和阿澈分手的时候我知道.可我也只有一瞬间想着要去找你.我们什么都不是.我找不到立场去找你.嫣儿.那之后我就告诉自己.我该忘了你.全然忘记.”

    房内很冷.不多时我的肌肤上已是有了些颤栗的滋味.苏允猎发现这一点时将我拉扯了起來.再才是将我紧紧纳入了怀中.我不允.他便是低声哄劝了一句:“嫣儿.安分些.我实则不愿意这样强求你.可你总是要让我为难.”

    苏允猎身上的味道很好闻.与苏允澈的不同.他的怀抱.让人不忍离弃之余更是深深地沉‘迷’着.我所有的武装顷刻崩塌.不反抗.是因为我再清楚不过.我的反抗毫无意义.更重要的是.我知道哪怕我心心念念着要去找苏允澈.只要这个男人稍微表现出一点点对我的在乎.我便无法漠视他的存在.他给我的好.我总是狠不下心來舍弃.

    不出声.我低埋着头.苏允猎偶尔会为我拨一下墨发.痒痒的发丝.撩拨着我的心扉.他温热的手心.给了我致命的吸引力.明明……一切不该是这样的.

    “嫣儿.如果那次你不出现在灾区.不跑进废墟之中救我.我想.我永远都不会‘逼’迫自己承认.承认我比自己以为的更舍不下你.我舍不下你.所以那时候我自‘私’地想着.要是能让你也喜欢上我.那该是有多好.”苏允猎说话间像是苦涩自嘲.低头‘吻’了几把我的额际.他吐息时的温热拂过了我的心尖.一颤.我暗骂自己不能再被他牵动情绪了.

    “嫣儿.那次在医院.阿澈见到你的情形让我印象尤为深刻.我知道.即便阿澈已经接受了家里的安排.答应了先娶怡静.他也总还是放不下你的.也是.感情哪里是说埋葬就能埋葬的呢.那时候他说让你去酒店找他.嫣儿.你明白吗.我真的怕你会去.我怕……怕你会成为他的人.不是因为你还这样小.而是因为我喜欢你.我的心告诉我.我想留住你.不想让你走.可我又有什么权利这样做呢.你或许只是当我是朋友.再差点便是用來刺‘激’阿澈的一个工具.我其实很是厌恶这样的身份.可我无能为力.嫣儿.我无法勉强你喜欢我.可我到底是沒能把自己的情意收回來.”思绪似是已完全回到了月前在医院的情景.苏允猎脸上有种追忆的光.

     (责任编辑:admin)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列表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推荐内容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